Eternity见蝉

直到青春一定程度的浪费

【尊礼R18】求死者

赤之王,你要什么?

——我渴求死亡。

盛大的辉芒流入金瞳。因强光而更加狭长的眼瞳更近似于某种兽类,尤其当其中意味以狂暴的侵略性质为主之时。灯光暖黄,目之所及的物象都泛起饱和明亮的柔光,只有名为宗像的青年仍被冷色调所覆盖,目光对撞的瞬间紫瞳折射出优雅锐利的一线寒意,即使经过近整夜的鱼水之欢,也只留存着月亮的影子,满溢拒人千里的倨傲与有意为之的寂寥。

“阁下终于醒了?”光线从另一个角度倾泻下来被镜片悉数奉还,高亮之下周防看不清目光所蕴藏的默语,但他并不在意。

“用灯照醒我这种事,还真幼稚啊,宗像。——天都还没亮呢。”

宗像的声线依旧平稳冰凉,没有一丝不满或怒气的意思:“对付阁下,这种伎俩就足够了。还有,现在已经五点了。”

“嗤,”周防漫不经心地迸出一声谑笑,不知是对青王苛刻的作息还是别的什么,“远远不够,至少也要出动天狼星。”

被无心之语勾动心事,宗像凛然变色。话语褪去故意与之对立的刀锋,乍听有种朦胧的疲惫,在收尾音上些许颤抖仿佛焦土之上随风摇曳的无根之花。

“不能选择活下去吗,周防。”

周防尊于是微笑了。

在王浩渺而短暂的生命里,意外死亡以必然的姿态出现,而安稳终生才更像是偶然,王的力量是无尽火焰,在焚毁别人的同时也焚毁自我。自从王剑出现裂痕他就时常做梦,一切终结时那汹涌的能量波动几乎令他为之沉醉。达摩克利斯之剑以蛛丝高悬头顶,而他只期盼着它的下落,甚至无暇思索就迅速下落。

代替语言,他采取粗暴直接的行动来回应。趁青年不备,无框眼镜被掷到一边,强大的冲击力使得他倚靠在背后的墙壁。周防正以熟练的手法解他的皮带,宗像面色一冷,天狼星转瞬就抵上了周防的颈动脉。

“昨晚还不够吗,周防。”刀刃是一线冰封的幽蓝,前递时收获星星的血滴。炽热妖红流淌下刀脊和富有力量感的麦色皮肤,几乎像是某种携带死亡危险的甘美诱惑。

对王而言,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周防挑衅地把脖颈向前送去,果不其然宗像带着一脸无可奈何的隐恨撤回了刀。他知道迁就的来由,于是笑意越发深厚,薄唇转而在新雪般的颈侧印下一个吻。

青之王,以冰雪筑成,唯有赤王无上的火焰,才可致使其为情【和谐】热所熔。

【肉请转】http://weibo.com/p/1001603896766654227087?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包括这次被吞了四次了真是心塞。

过了一会,他突然问,宗像,你要什么?

知道疲累而沉睡的青年不会回答,他沉寂良久,终于吐露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而宗像,我渴求死亡。

王行走于悬在高空的钢索,片刻分神就能让他坠落。疲倦从很多年前就缠绕着周防,他无法从这种本能的颓靡里挣扎出来,直到名为宗像的青王诞生。虽然赤焰长燃,但周防知道它早已熄灭,而宗像使它复燃。

“如果死亡必将到来,我希望杀死我的人是你,宗像。”

他阖上双瞳。啧,可能是太累了,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微笑从他面容上消逝,他沉陷进梦境,开始面对新一轮的死神之影。

这一年的冬天,赤之王殒落,新的赤王继承了意志,青之王接管石板。吠舞罗和SCEPTER4依旧如昨,只是所有人都清晰感触到火焰的消亡。

对于宗像而言,栉名安娜的火焰是温软的,从内向外的保护性,而那个人的火焰……

是以焚尽一切的暴戾为外核,而深深隐藏着的温柔的赤热。

他召回了善条,令他几乎有一点隐秘欣喜的是,他的声音竟然和周防如此相似,仿佛宿命轮回,该奉还的一切都被命簿分毫不差地记载。

善条对于他的一系列行动十分不解。印象中青王虽然有所使命但理应爱惜羽毛,何况是已经背负了弑王的原罪。但是这位青王似乎有些为所欲为,不惜一切代价地想要捕获并撕裂绿王,这种作风和前代赤王倒是有些相似。

王剑的裂痕已经密布了整个剑身,又因弑王之罪愈加纵深。善条逐渐寸步不离宗像,因为死亡的阴翳已经深浓到无法逃避。淡岛副长也开始显而易见地忧郁,整个SCEPTER4笼罩在失王的恐惧之中。

而宗像全不在意。这些王与臣民之间的羁绊令他牵挂,但眼前有比一切更重要的事情。

也许只是借口。绿王的诛杀其实远无那么隆重的地步,但青王此意已决。他仿佛于刹那理解了他曾经深以为惑的周防的心情,那种重复面对却不能求得了断的心情。

还有……孤独的心情。

其实周防,王权被赋予的同时,无论是支配的黄金之王,不变的白银之王,蔓延的绿之王,毁灭的黑之王,变幻的无色之王,以及你我,孤独必以倾盆之势降临。

这是王所背负的命运,无可抵挡,无可阻拦,只能接受。

在终于杀灭比水流的那一刻,宗像礼司突然感到大火无边开始熊熊燃烧。落幕的声音在耳边轰然作响,记忆浮光掠影地在脑海里播放。他于其中精准地捕捉到红发金瞳的身影,然后微笑,并非虚伪假面,切实可感,仿若冰雪犹热。

“来吧,善条。”

——来吧,周防。

“杀了我。”

——迎接我。

火焰鲜红,刀锋清冽。他又堕入那个昏昧的、由赤色所掌控的世界。血液迅速地从体内流散,面前一片虚白朦胧。

“……谢谢阁下。”

——好久不见……周防。

在那场疯狂的qing欲后周防曾经那么问过他,但他的力量与意识都已被脱序的纠缠所消弭,刚想回答就沉堕入黑甜之乡。

“你要什么,宗像?”

“若死亡意味着重见,我渴求死亡。”

┅┅┅┅┅┅┅┅┅┅┅┅┅┅┅┅┅┅┅┅┅

#正常文风系列##非完全原作背景#为了违禁词改了三次真是心好累……有缺陷或者感想都请评论指教~(๑•̀ㅂ•́)و✧

被吞n次。炖个肉都能炖到心碎。

评论(4)

热度(123)

  1. 七弧_举个栗子Eternity见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