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ity见蝉

直到青春一定程度的浪费

【周宗尊礼/HE/砂糖甜】纵欲与禁欲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有缺点请评论指教(๑•̀ㅂ•́)و✧#并非完全是原作背景#
┅┅┅┅┅┅┅┅┅┅┅┅┅┅┅┅┅┅

Homra酒吧的流氓少年周防第一次见到宗像的时候就感到一种谜之厌恶。

比如说,那副无框眼镜,那身青色笔挺的制服,那张雪白高雅精致冷淡一看就很禁欲的脸。

——语出Homra酒吧老板草薙出云。

而周防尊本人则是:凌乱的发型,松松垮垮的白T和长裤,一张颓废无谓一看就是昨晚纵欲过度的脸。

——依旧语出草薙出云。

有着如此巨大鸿沟般差异的两人,能够好好沟通才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尤其当宗像发现周防可能是跟踪狂的时候。

在餐馆遇见可以算作巧合,在街头碰见也可以算作巧合,可是连蒸桑拿都选择了同一家……

宗像室长表示:巧合太多,我选择死亡。

所以两个人一旦开始对话总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无论在哪里。

不过虽然两人已经陆续炸掉了桑拿房、某不知名小餐馆、街头建筑等等,但是草薙出云和宗像手下的淡岛副长依旧没有阻止这段孽缘。

作为街头混混周防尊的至交好友这么多年,草薙出云见到周防的出现形态不是睡觉就是打架,平时说话大多以“哼”“哈”“啧”这种单音节词为主,可是自从遇见了宗像礼司……

“还是那副虚伪的嘴脸啊,宗像。”

这历史性的长句让草薙不禁想要提笔记录。

而在淡岛副长面前一直风轻云淡冷静从容的宗像室长,一遇到周防,立刻变身神烦话唠,让淡岛突然有一种“室长您OOC了”的感觉。

由于两只无口撞在一起,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所以草薙和淡岛纵容了这一切。

然后事件的发展就令两个人有些咋舌。

某个深夜两个人在同一家酒馆遇见了。本着“我可不能输给对面那个死公务员/野蛮小混混”的精神,两个人幼稚地拼起了酒。

然后宗像礼司输了。

然后周防尊无畏于被抓酒驾无比从容自然地载着宗像礼司把车开到了自己的公寓。

剩下的事情草薙和淡岛都不知道,因为当事人拒绝吐露。这时候淡岛还无意间观察到因为太过白皙所以分外鲜明的室长脸上的迷之粉红。

现在两个人已经同居了。

转折太快,我有点承受不来。淡岛悲伤地想,还我那个禁欲的室长。

草薙梳理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觉得这样两个人都能在一起,他是时候向小世理表白了。

啊,小世理就是有冰山美人之称的淡岛副长。

知道了这些之后的周防尊陷入了沉默。

淡岛说得对。

宗像礼司已经不再是那个禁欲的室长了。

虽然第一次因为酒醉没有太大印象,但他还是记得当时宗像胸前解开的两粒扣子间露出的锋利冰冷的锁骨,和仿佛是一张白纸,可以任意用什么东西涂抹一般的醉后迷茫表情。

具体怎么结束的他忘了,可能是他累了之后?反正当时宗像已经被干的泪眼朦胧了。

周防啧了一声。不知道听谁说的,越是禁欲的人,陷入欲望的时候越是迷人。安在宗像身上真是一点没错。只要看到他摘下眼镜满脸潮红的时候他就把持不住。

他回想了一遍,然后站起了身。

今天已经超过宗像和他规定的四次了。

但是他拒绝克制。

事后他看着已经累的不行到睡着了的的公务员,点燃一枝烟,一边吞吐着烟雾一边想,草薙说的没错,他果然是个纵欲的人。

评论(5)

热度(349)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Eternity见蝉 转载了此文字